• <nav id="auoio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auoio"><tt id="auoi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uoio"><strong id="auoio"></strong></nav>
    欢迎来到 - 极速赛车群 !    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安慰人的话 >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时间:2020-06-21 06:10 点击:
    西安交通大学原党委常委、副校长张汉荣在众多企业“围猎”之下,不仅受贿上千万元,还违规减免合作方基础设施配套费3877万余元。然而,他辩解自己“没有给学校和国有公司的利益造成损害”,直到在反省中,他才认识到——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

    西安交通大学原党委常委、副校长张汉荣在众多企业“围猎”之下,不仅受贿上千万元,还违规减免合作方基础设施配套费3877万余元。然而,他辩解自己“没有给学校和国有公司的利益造成损害”,直到在反省中,他才认识到——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

    胡玉菡

      

      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“我一直拿‘不损公利’来自我安慰”

      

      在长达十年的受贿历程中,西安交通大学原党委常委、副校长张汉荣(副厅级)背靠着高;ǹ⒌摹按笫鳌,甘愿被多家建筑公司“围猎”,人民币、美元、钻石均收入囊中。为掩人耳目、自欺欺人,他还形成了一套“受贿经”——钱少自己收,钱多别人代收,一手收钱,一手退款,收钱多,办事少,只谈人情往来。

      2019年11月25日,张汉荣被陕西省宝鸡市检察院指控受贿人民币1054.5万元、美元17.5万元,以及价值4.3万元的钻石一颗,违规减免合作方基础设施配套费共计人民币3877万余元。同年12月17日,宝鸡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张汉荣有期徒刑十一年,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罚金100万元。张汉荣不服一审判决,提出上诉。

      2020年6月2日,张汉荣受贿、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案尘埃落定,陕西省高级法院二审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    1%好处费高达600余万元

      时间拨回13年前。2007年暮秋时节,张汉荣就任西安交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副董事长、总裁,自此开启了他在高;ㄏ钅康11年掌权时代。其间职位数次变动、升迁,但张汉荣始终掌握着学;ǹ⒐ぷ鞯拇笕。

      学校的基建项目较多,建筑公司都想从张汉荣处分一勺羮。在多家建筑公司长时间的“围猎”下,张汉荣开始在工程承揽、设备采购等方面为他人或公司谋取利益。最初,他只收一些价值不高的礼品,直到2008年5月,张汉荣收受了第一笔贿赂款——某企业负责人王某以支持安家、减免购房款为由输送的13万元。之后,张汉荣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  多年来,他受贿的数额随着企业发展不断增长,2011年受贿85万元,2016年受贿185万元,2017年受贿数额达600万元。据了解,在其收受的上千万元贿赂款中,个人直接收取的金额约200万元,余下的800余万元,都是经他人之手收取,其中最大的一笔有600余万元。

      2016年下半年,某建筑公司董事长李某多次请求张汉荣给予关照,承诺事后按照工程造价的1%给付好处。于是,张汉荣在某次会议上就和该公司的上级领导打招呼,表示校方想和该公司多多合作。该公司因此得到上级公司的青睐,取得了价值6.4亿余元的工程项目,张汉荣也拿到了之前约定的1%的好处费600余万元。

      案发后,张汉荣交代此事时轻描淡写地说:“包揽多少工程不是我决定的,我只是给个建议!本莸鞑,2016年12月至2018年1月,李某直接送给张汉荣人民币5万元、美元4万元,还通过特定关系人杨某送给张汉荣人民币600万元、美元10万元。

      妻子“导演”收钱剧本

      张汉荣的妻子付某是张汉荣受贿的帮手,不仅借机参与承包项目,还为收取“好处费”多次“导演”剧本。

      2012年下半年,付某多次向张汉荣提出想与朋友何某一起承包某科技园的装修项目。2013年1月,在该装修项目中标单位已确定的情况下,张汉荣以“照顾当地领导关系”为借口,要求西安交大资产公司总裁助理金某出面协调,将该装修项目交由何某具体实施。最终,何某以协议承包的方式从原中标单位取得该装修项目。

      为表达谢意,何某最初以“工程款”名义给付某转账185万元,付某担心事情败露,直接把钱退了回去。随后又提出让何某以“还款”的形式支付,但最终未施行。直到2016年4月至7月,何某先后分7次将140万元感谢费交给了付某的哥哥。

      据调查,张汉荣对这些情况均知情并默许。在接受讯问时,张汉荣否认这些钱是受贿所得,说是“妻子参与项目合作后的分红”。

      对此,宝鸡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闫莉表示,付某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并没有实际付出,仅仅是让张汉荣利用职权从他人手中承揽了工程项目,本质上还是利用张汉荣手中的权力,通过特定关系人收下承揽项目的好处费,是典型的权钱交易。

      买房卖房过户都要“薅羊毛”

      2008年5月,张汉荣准备在西安买房。这时,他想起了年初多次洽谈项目合作的某公司负责人王某。当时,在张汉荣的支持下,西安交大资产公司与该公司先后合作开发了两个科技园项目。于是他将眼光投向了该公司开发的某小区,暗示王某房价略贵,能否少收一些钱。王某心领神会,以免除部分房款的方式变相送给张汉荣13万元。

      2011年,张汉荣想出售一处房屋,要价300万元,无人问津。他又请王某帮忙卖房。王某四处奔波却无人愿当“冤大头”。无奈之下,王某和一个买房者商定,房子按246万元出售,但是做两份买卖合同,一份246万元的买房合同,一份301万元的卖房合同。张汉荣对此事心知肚明。同年12月,王某将超出实际售房款的60万元转入张汉荣的银行账户。

      2012年1月,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借给张汉荣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之机,为张汉荣支付3.5万元过户手续费。对此,张汉荣表示,直到案发后才知道要交这么多过户手续费,一直以为只需要几千元钱。

      “对方送我钻石,只是人情往来”

      张汉荣收钱之后又担心东窗事发,在被人举报接受调查期间,他翻出旧账偷偷退还受贿财物。

      2016年至2018年,某公司董事长李某直接送给张汉荣人民币5万元、美元4万元,又通过他人再送人民币600万元、美元10万元。2018年10月,张汉荣在组织初核举报线索期间退回4万美元。2013年底,他收取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管某20万元,在2017年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西安交大期间全额退回……

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加拿大幸运10群